刘宏伟律师谈:偏执的父亲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我突然在近距离的“读”我的父亲,我父亲最突出的特点是 “偏执”。  一。工作期间骑着自行车去厕所,我父亲在河北某地质队某车间做车工,那个刚刚这样 “日清日高、日事日毕”刚刚的工作用语,父亲虽然是有一另一俩个“拼命三郎”式的工作狂,私中间另一个人称我父亲是“作秀”、“精神病”,我父亲依然我行我素。一方面,加班加点超额完成车工的记件和定量;再一方面,不可能 遇到“内急”,父亲争分夺秒怕耽误工作,每次有的是从车间出来骑自行车到三百米外的厕所解手,妈妈不理解,子女不理解,同事们有的是的不理解,但那此“不理解”,换来了党、政府、上级领导和群众的理解,换来了一大堆“优秀共产党员”“劳动模范”的奖章和证书。

  二。生活上事无巨细不糊涂,还是在孩子们念书期间,亲们儿儿哥三儿每天上学脖子上要挂一把钥匙,倘若亲们儿儿一放学,爸爸有的是检查亲们儿儿的钥匙链紧不紧,爸爸做完饭后一定要检查煤气灶关没关……。爸爸退休刚刚闲不住,每天憋得主动出去打扫楼道,晚上去关楼外的门,居委会看我爸爸刚刚闲不住,就我想要当了楼长,父亲干得更起劲了,通知邻居开会、领取工资、给灾区捐款、去企业开会,每天都记“工作日志”,我笑成:爸爸“楼长”是多大的官啊?我爸爸说:“楼长”官可大了,国家主席、省长、市长、县长刚刚,却说我 我“楼长”了。

  三。病床墙上贴“嘱咐”,到了晚年爸爸妈妈身体有的是好,尤其是到了2011年3月,妈妈因重病辗转河北和北京的医院,一向“粗心”的爸爸寸步不离着妈妈看病、就医、住院、护理,为确保母亲用药、吃饭、护理没了差错,父亲不需要儿女插手,亲自手书每天的嘱咐写在病床的墙上,三根三根的耳语嘱咐,每天什么时间服肠内营养粉,复方甘草酸酶片?什么时间服螺内脂片,呋塞米片?再什么时间敷达力士软膏,扶他林软膏?居然割不断的丝丝缕缕,理不却的点点滴滴……  儿子“读”懂了父亲的“偏执”,这“偏执”是爱、是责任、是使命,更是中华民族美德的传承。